华翼网 >> 时尚休闲 >> 休闲家居时尚家居 休闲娱乐 文化生活
 第一次的亲密手谈
有一天,我打开电脑,突然想起了一年前的那段往事。虽然记忆已经模糊,但感觉却始终如一。
在那个盛夏里,网络围棋改变了我的生活。
还记得是升中前的那个暑假,我在大名鼎鼎的清风围棋网上遇到了他-“红花一笑”。
那时我的名字叫“欲速则不达”,我的段位是2D,而红花一笑是3D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向红花一笑送出了邀请。很快,他便来到了我的对局室,从那一秒开始我便遇到了12年来的第一个网友。
模糊中我还记得那盘棋我下得很艰难,也很顽强。对我来说,红花一笑的棋下得很好。在刚开始的那段时间里,我一次也没有战胜过他。
一盘棋过后,便是一阵交谈。在清风里,我是少有的健谈者。我是刚刚开始上网的初学者,大伙们把这种人叫作菜鸟。作为一个菜鸟,我当然对所有的事情都充满了好奇心,所以我特别喜欢和别人交流。
第一次聊天的内容我记得不大清楚了。总之,都是互相询问对方的情况。在交流中,我知道红花一笑比我大,我也许应该称他为“叔叔”。可是有一句话说的很好:“网络上人人平等。”所以我平时也就直呼其名。当我告诉红花一笑我才12岁时,他惊讶不已。的确,一个12岁的小孩能有我当时的棋力很难得,特别是在网上。可是,红花一笑并没有因此而小看我,他对我就像对待朋友一样。
从那时起,我便常与红花一笑下棋聊天。我和红花一笑渐渐混熟了。可是,我们只能从文字上想象彼此。在网上,有时是我主动去找他,有时是他主动来找我。有一次我在下棋时他突然闯进来找我,我和他聊了起来,却忽视了那盘还没有下完的棋。棋盘上我被对手杀得片甲不留,红花一笑 看见了 ,就对我说:“好好下棋。”不一会儿红花一笑走了,而我的棋也输了。
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,我的棋力越来越强了。我就像一匹骏马在学棋路上飞速狂奔。终于有一天,我下赢了红花一笑,我发现自己能战胜曾经强大的对手。一种抑制不住的喜悦从心头涌出。
那天后,我的棋力仍在不断地增长,我寻找到更高的对手。渐渐的,我很少和红花一笑下棋了,而红花一笑也很少来找我了。
省围棋赛过后,我把我在省赛取得的成绩告诉了红花一笑。省赛的成绩虽然不算好,但对我来说,已经很满足了。红花一笑也送来了亲切的祝贺。
升中了,我的生活改变了。我与红花一笑渐渐疏远了。人家说网络是由谎言编织而成的,也许真是如此。不知从何时起,我忘记了红花一笑,而红花一笑也忘记了我。围棋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冷却了,我爱上了篮球。
过完春节后,我14岁了,我再也找不到红花一笑了。有时我也偶尔登陆清风,偶尔中的偶尔我会在“查找棋友”处输入“红花一笑”搜索他,可系统总是告诉我:“红花一笑棋友不在线。”我知道,我再也找不着他了。
红花一笑他走了。我从来都没见过他,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,不知道他住在哪里,甚至连他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。我只知道曾经在网上有个他,叫红花一笑。

    >> 返回《华翼网休闲家居》首页
I WILL REMEMBER THE GIRL NAMED ICESNOW SURFING ON CHINESEWINGS:)
  
引用:
原文由 gordon 发表:

I WILL REMEMBER THE GIRL NAMED ICESNOW SURFING ON CHINESEWINGS:)



是吗?如果是这样,只能说多谢了!
  
* 华翼新闻 *
一周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