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翼网 >> 时尚休闲 >> 休闲家居时尚家居 休闲娱乐 文化生活
 上帝保佑孤独男人 (转)
燕是我女友,城是我哥们。他俩举行婚礼那天我没去。自己爱吃的菜被人家飞快夹去,还得巴巴地瞧地他啧嘴咋舌地作美味状,我觉得这事特无聊也特没劲。我一个人蜗牛似的猫在自己的“壳”里喝酒。完了一摔酒瓶,“砰!”,就像“十月革命一声炮响”,我与燕的爱情也就此完蛋。从此我就“铁了心地横眉冷对‘秋波’,俯首甘为‘光棍’”……


两年后的一个早晨,我趴在床上,阳光灿烂地照着我的眼。电视里克林顿正为了一条裙子猛摸鼻子,活该!正想赏他一把臭袜子,电话铃响了,居然是燕!


“见个面好吗?(莫名其妙)好久没跟你聊了(幸亏我还活着)你是我最好的朋友!(别提了!)还记得城吗?(我一直想扁他)我想跟他离婚(真时髦!)……还去‘伊甸园’吧(老地方”)


我知道这时的燕只是比较怀恋我的两只“善于倾听的耳朵”(当年燕说的),而它们闲着也闲着,我就大无畏地去了。


果然,见了面,燕就翻身农民斗地主般声讨城的“劣迹”,大意也就是城跟克林顿好小子犯了同样的错。其实她比我还明白,城当年就整个一硕大的花心萝卜。我坐那一声没吭,只让我的两只耳朵物尽其用,结果它们被燕塞满了她的“家庭垃圾”。然后燕问我有什么想法,我抠了抠耳朵说没有。最后她回她的“爱巢”我回我的“壳”。咱们的友谊还真挺经久耐用的。


第二个周末,又是我那帮老哥们酒吧聚会的日子,他们大多已携妻带子,而我一个也屁颠屁颠地前去凑热闹。一想着这回又要酒逢知己不醉不归,于是到那就冲一哥们粲然一笑,可我这一笑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对方竟木然如僵尸。又去逮一“死铁”搭讪,那家伙却有一搭没一搭地“顾左右而言它”。而其他哥们在我面前也一个个的“酷毙了”,仿佛我的脸在赤道而他们的脸在南极!这糊里糊涂的寂寞让我甚感无趣,于是决定回“壳”独饮。可出门不久发现我的墨镜拉在吧台上了,只好又折回去。刚到酒吧门口,在嘈杂的人声中我分明听到了这么几句话;“要不是好了插足,燕和城决不会离婚”“我老婆说看见他和燕在‘伊甸园’里卿卿我我,没几天燕就离婚了”“其实他这几年压根儿就没和燕断过!”“就是!要不怎么这么多年都不结婚?!”“人家城当年也是光明正大公平竞争,可这小子暗渡陈仓叶底偷桃,一点哥们义气都没有!”“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,这咱哥们不交也罢!”……


我张着大嘴愣在门口老半天,像极了一个人人得以唾之的“痰盂”。我怎么也想不通我的未婚跟燕的离婚有什么必然的联系。我只知道我的墨镜是不能去拿了,破坏了他们中的一个家庭,又去破坏他们的兴致,他们非用唾沫淹死我不可!罢了罢了,回“壳”!


可从那天起,连续两晚我都在“壳”里晃来晃去的睡不着。越想越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,恨不能也来个“六月飞雪”什么的。直到想得头似苦瓜面有菜色,总算有了一个主意。


我先打了个电话给我的“校花”表妹,说要请她看黎明的演唱会,只要她肯演一回我的Girlfriend。没问题没问题,演戏我最在行了!表妹兴奋得像要嫁给黎明。


然后我趾高气扬地让表妹挽着我的胳膊频繁地在酒吧出又入对。只要碰到认识的,管他生也好熟也好半生不熟也好我都不厌其烦地向他们介绍:哥们好哥们好,这是我的Girlfriend。弄得众哥们瞧我的神情就像瞧比尔·盖茨!往日的闲言碎语也早被我表妹靓得没了影。


可是表妹心愿一遂立马就把我给“蹬”了。长期单飞岂不“穿帮”?我又犯了愁……


正是这时突然传来燕又结了婚的消息,又听说新郎居然不是我!My god!真是结婚有理,离婚无罪,单身万岁!上苍终于保佑了咱这光棍一回!








    >> 返回《华翼网休闲家居》首页
* 华翼新闻 *
一周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