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翼网 >> 时尚休闲 >> 休闲家居时尚家居 休闲娱乐 文化生活
 随想(一)
一 那薄脆的杯,你不停的用手将它盛满又倒空,于是生命便无限地延著了。
  你又在暮色中吹起碧绿的竹笛,笛声横越过众多的城市, 停息在我的窗前。
  笛声中还有著塞外的霜雪与孤寒。而我呢,我是否能在笛声中飞舞。
  霜叶飘落,红于添香的衣袖,而袖却是冷的,暗藏的紫菊,在袖动间飞出,散著花的泪。零散开。香消尘冷。

  静静地听,听世界的声音,听它在我心里,泛起无限的柔情。
  你还在么?在暗处纵容我的痴狂。我看不见你,但我可以从风 的絮语中感觉你,从云儿的逸影中想到你。
  虽然我一人在尘土飞扬的路上行走,面对各式的目光各式的人,可是我不恐惧,你已在我心中,一直给我唱著那首悠悠的牧歌。
  你的不离不弃,使我无谓所有的路人。

  其实我是没有准备好去见你的,见你年来老去的面容,见你无奈追索我的目光,长歌当哭,于是我就不管何地了。长街人群处却是寂寞,因我的泪。
  人情若比初相识,总是好的,但愿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人,也做平平常常的朋友,遗忘以往的悲欢回忆。将它们留下尘埃里。
  在八月的晴空中,飞舞广寒的长袖。



    >> 返回《华翼网休闲家居》首页
《人情若比初相识,总是好的,但愿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人,也做平平常常的朋友,遗忘以往的悲欢回忆。将它们留下尘埃里。
  在八月的晴空中,飞舞广寒的长袖。》
我非常欣赏你的文章。尤其是结尾,我很赞同你的观点。
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人;
做一个实实在在的朋友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朋友,詩的朋友。讓詩為媒。把我們緊緊的連在一起。
  
* 华翼新闻 *
一周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