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翼网 >> 时尚休闲 >> 休闲家居时尚家居 休闲娱乐 文化生活
 中国色情业调查--中青在线
亚洲金融风暴以后,中国多数行业都在"捱日子",谁熬得到柳暗花明,就是胜利者。只有"性产业"照样一枝独秀,照样需要大量的"新血"。这样巨大的市场需求,这样源源不绝的商品来源,无法不如此"繁荣娼盛"。

  有人分析,大规模的"北妹南下",是一股强大的产业大军,把泰国的性市潮给予巨大的冲击,为我国赚取了大量外汇。过境捞钱的中国小姐已经从东南亚走向世界,她们是当今最活跃的经济因素。由于这样巨大的群体,这样的巨大的流动资金,这个产业在中国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。

  第一种是夜总会。

  最有名的夜总会,是北京长城饭店的"天上人间",和王府饭店"跪式服务"的夜总会。去年有一个连续在北京繁华地区抢劫银行的团伙,惊动中央,责令北京公安局限期破案。几天后北京公安局一点线索都没有,不得不请出来退休的老侦察们献计献策。他们在"诸葛亮会"上,提出这样一个思路:这些亡命徒,有了几百万的横财之后,会如何一掷千金?最可能的是去"天上人间"过把瘾!

  为什麽?一来,这"天上人间"的小姐素质高,仅仅坐台一个小时就收你三、五百,如果包房最抠门的不出几千人民币休想离开这里。在这里消闲是北京一种身份的象征;二来,"天上人间"挥霍的多为港澳、台湾财主,或中国各地的超级富豪,这里也是他们洽谈、联络的地点。和军方的王府饭店一样,北京扫黄是不会来这里的。

  于是公安人员就埋伏在"天上人间"的门口,居然在这里发现了劫匪偷盗的汽车,结果跟劫匪驳火,并顺蔓摸瓜抓住了其他劫匪……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"天上人间"除了能赚钱以外,还能协助破案。这样的好去处当然不能取缔。

  北京各个饭店里开设的夜总会、歌舞厅,都是差不多的规格,可是没有外省的那么豪华巨大。最近,深圳原属军队的"三九大酒店",由于入住率太低,请来高人指点,决定把原来在地下室的"月光夜总会"扩建到一、二、三层,更名为"太空月光城";还请了专业人士设计得与众不同,开幕式那天,深圳的名流、高官、巨贾都来道贺。

  那的确是一次开风气之先,相比之下香港的"大富豪"之类,就成了恶俗的老土了。这里找来的总设计师,是深圳著名的刘庆十先生。墙上的壁画,有米盖朗基罗的壁画复制品,有米罗或保尔克利的图案,甚至巨幅达利的画幅。有的区域是罗可克式的西欧古典豪华风格,有的区域是金属结构的现代风格,极尽古今中外富丽堂皇之能事。我以一个美术评论家的苛刻眼光来看,至少在我见过世界各地的夜总会,没有一家这么夸张,这么大的手笔。当你穿过光怪陆离的水晶走廊,众多装扮奢华的艳美少女和你擦肩而过……,你会怀疑:这是在中国吗?

  在红地毯走廊的尽头竖立着一块镀金的金属牌板,上面镌刻着这样大红的字样:"中华人民共和国深圳市公安局通告:在娱乐场所不得……”

  这时,你才觉得这的确是在中国,又如此有特色。后来才知道这是夜总会必须张贴的告示,没承想他们如此超庄重设计的金属牌板,和五颜六色的衣裙光影相互晖映,是一道极为别致荒诞的一景,简直是中国特色后现代的红色幽默。

  第二种是酒吧或咖啡店。

  这里赚钱主要靠吧女,她们总可以设法劝酒或者和客人玩猜拳、支色子,总之,卖出更多的酒,同时收取小费。这里的小姐比较安全,她们坐在柜台后面。也有以客人身份来钩鱼的小姐,不穿公司的制服,属于自由职业者,入行后很快学会一套专业知识,很清楚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办法,很专业地让客人喝酒掏钱。

  北京三里屯的酒吧一条街,在不断扩展,已经不止两条、三条了。每日每夜的不夜天,比当年的厂甸或隆福寺要热闹得多,在经济利益的"最高原则"下,周边的居民投诉,如泥牛入海。

  一个北京搞设计的朋友,和我一起坐在深圳"金色时代"酒吧的高脚凳上,等一位朋友。在一个小时之内,一位吧女,就和我的朋友喝下了一打啤酒,其间还索要小费三四次。等我们走的时候,那位平时很节俭的朋友光小费就给了她四百元。他却并不沮丧,还挺高兴,看我诧异的样子,他解释说:"钱是王八蛋,花完咱再赚"。看到这一幕让我觉得,时代真变了。

  第三种是桑那浴和按摩。

  分健康按摩、有特殊服务的按摩、完全没有按摩的黄色服务。三令五申"禁止异性按摩"的规定,早就沦为一纸空文。健康按摩中也有"盲人按摩"和同性按摩。这要看客人的意思,多数客人还是要求异性按摩的,觉得那样才舒服一些,尽管在按摩过程中没有任何特殊服务。这些分类十分清楚,说明这个行业在成熟之中。

  各个健康按摩店都想拉到"回头客",所以也各有高招。有的在服务周到、免费饮品等方面做功夫,也有一些聪明的小姐打一些"擦边球",又没有收取特殊服务的收费,同时让客人感到享受到了一些"免费小食",就会记住她们的号码,以便下次再来。这些地方公认为健康场所,的确没有真正"性交易",实际也是一种"准性服务"。

  特殊服务的按摩,客人至少得按两个钟头,才谈特殊服务。这就保证了提供"服务场地"的老板的基本利益。这必须在"半黄"的场所才有这样的服务。谈论生意,只在小姐和客人之间商量,这样的桑那店一定得有客人自己的单间,否则如何讲价,如何操作。店家可以装聋作哑,这是小姐和客人之间的问题,店家并没有触犯法律,没有"组织卖淫"。

  但这里是不可以真刀真枪进行的。只能用间接服务方式,满足客人。这种服务的代用词是"推油"。意思似乎是以按摩手法,帮你减肥,所以是"推油"。

  以桑那为名的黄色黑店,那纯粹是"挂羊头、卖狗肉"了。那里的小姐根本不知道按摩为何物,进门就直接了当介绍"菜单",谈价格了。如今还在开张的这类店肯定得有强大的靠山,否则一天也维持不了,十二种人就足以叫你立码完蛋。

  第四种是KTV。

实际上这是夜总会的普及版,也是在单间里唱卡拉OK,但便宜得多,往往改名为"练歌房"。这里的小姐比夜总会要便宜得多,但长相就很难保证了。如今女孩子的长相就是她的价格的第一标准,固然你也会间或在平价环境发现新来的靓女,但用不了两天,她就会被挖走或包起。从整体来看,这个产业的不同群体,从长相到服装,到风度,真是三六九等,泾渭分明。

  第五种是洗头妹。

近年来出现大量的"洗脚屋"和"发廊",洗脚屋没有发展起来,而发廊生意越做越大,洗头变成了一种快餐式的短暂享受,男女老少咸益。这里虽然没有"黄色服务",但花十元钱,由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给自己洗头、按摩,这实在太便宜了,的确是工薪阶层可以享受的"准性服务"。

  很快这些发廊又设置了"松骨"的业务,和桑那浴的按摩差不多,只是没有那么专业,同时不必洗澡换衣服,就穿自己的衣服,往那里一躺就行了。实际松骨就是全身按摩,在普通发廊一般没有单间,也没有黄色或特殊服务。

  因为发廊出自性产业,现在也有一些发廊依然是"黄业",但商业的利润原则使发廊瞄准了工薪阶层并不饱满的阮囊��咱们就看准你可以消受的这一点服务,赚你的一点小钱。在中国洗头已经形成了气候,培养了大量的洗头爱好者。这绝对又是一道亮丽的中国特色。

  第六种是街头妹。

在一些城市被称为阻街女郎,在一些地段也被叫做电影妹,她们都是以陪客人看电影为名。因为她们有碍观赡,只要是该市有重要会议或逢年过节,公安机关就出动大批警车和专门抓她们,囚车和她们玩猫和老鼠的游戏。在北京她们的集散地主要在王府饭店、长城饭店和昆仑饭店。深圳主要在阳光大酒店、南国电影院。珠海主要在步步高大酒店和粤海大酒店之间。

  第七种,是很少在新闻媒体曝光的一种古老形式,在老北京就很有名的八大胡同,也迅速发展起来。和古代不同的是,如今这种青楼反而成为最低的档次,"高级"的女孩子都去其他场所了。

  "青楼"也往往是在城乡交界所谓"三不管"地区,往往会出现大批集中的小团伙,都是以同乡划分团伙,例如东北妹、四川妹、湖南妹等。她们一般是被早期到大城市来掘金的先行同乡找来的,当中有"本事"、有头脑的,赚了一些钱,取得了一些经验以后,就回乡招兵买马,或者到公安局看守所去赎被抓的同乡小姐,自己升格为"大姐大",她们手上如果有了几棵摇钱树,就迅速"发"了起来,在家乡盖房开店改变了自己的命运。这些都是严打的对象,可以判处死刑的,可是挡不着她们前赴后继,因为在当前经济萧条情况下哪有这种一本万利的买卖?也有不少吃软饭的小白脸,或原来自己是嫖客又有一些黑白两道的路子,就慢慢当上了"鸡头"的。


中青在线

    >> 返回《华翼网休闲家居》首页
* 华翼新闻 *
一周热点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