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翼网 >> 时尚休闲 >> 休闲家居时尚家居 休闲娱乐 文化生活
 26岁男人的5次失败相亲
第一次

  从今年年初开始我的老爸老妈就老是逼着我去相亲,我当然是一一拒绝。为了让我心甘情愿地去相亲,老爸老妈简直可以说是不择手段。威逼利诱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。老妈
甚至以其精湛的演技挤出了几滴眼泪以示其心。终于我妥协了,我去相了我平生第一次亲。

  对方是一个25岁的女孩子,是舅妈给介绍的。我的第一次相亲在周浦的一个饭店里开始了。在一番老套的客套后,我觉得对方属于爽朗有余,而魅力不足,或者说不够漂亮。我想,我是男的,26岁,当然还算年轻,机会还有很多。没必要这么第一次相亲就要急着敲定,所以准备拒绝她。

  当我心里正在盘算怎么开口拒绝才能做到语气委婉,不至于伤她的心时,那个女孩子倒突然开口了:“你是第一次相亲吗?”

  “是的。”我说。

  “其实这是我朋友给我的忠告:第一次相亲时如果没有重大的不满意,最好还是跟第一次相亲的对象结婚……”

  “哦?为什么?”我觉得挺奇怪。

  “我的许多朋友都这么说,”她给我解释道,“根据她们相了这么多次的经验,相亲次数越多,对对方的满意程度会越来越下降。”

  “就是。”我说。

  “是啊!看到你我才明白我要是早听她们的劝告就好了!“她一脸悔意地说。

  第二次

  老实说,第一次相亲对我的打击是相当大的。致使我一个星期都闷闷不乐,提不起精神来。而就在一个星期还没过去时,舅妈又为我准备了第二次相亲。

  我是准备打死我也不去了:大丈夫何患无妻?哪怕我妈再软磨硬泡,我也绝不改变主意。就在那天晚上,我好朋友阿辉来我家玩。这家伙创有著名的“名车美人定律”:把女孩分成四个级别:劳斯莱斯、奥迪、桑塔纳、东风。当然,他的十几次相亲基本上都是东风,但自从这家伙和奥迪小汤敲定后就开始隐退出我们的“四人娱乐团”了,我家也好久没来,今天不知道是抽什么筋想到来我家了。不过后来我才知道:他是来替小汤借VCD的———啊呸!但他的一番话让我决定还是去看看。是啊,看看也不损失什么,权当安排周末节目。而且阿辉答应他会在我相亲的头三分钟内给我一个电话,让我自己定夺,如果是奥迪以上的级别,我就当是个无关紧要的电话;如果是东风,就说是个十万火急的电话,必须马上赶去。呵呵,好主意!

  有了这个保险,我还怕什么呢!再说,万一哥哥我撞大运碰上个“劳斯莱斯”也不一定。山不转水转,谁知道呢?So,Whynot?!

  结果那天我刚在周浦的早苗茶坊坐定,舅妈就带着一辆“劳斯莱斯”进来了,着实给了我一个BigHock!!

  丰姿绰约,谈吐大方。舅妈给我们介绍了一下就借故走了,只留下我和她。FAINT!真使我有疑在梦中的感觉。

  我正在那里思量着该怎么开头。一定要开个好头: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。要展现给她一个温文尔雅的真我。

  我这边还没开始,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。她说了声“对不起”就接了电话。嗯嗯啊啊几句后她一脸歉意地说:“真是不好意思,我同事来电话说有个十万火急的CASE,一定要我马上去一下。”

  我就这样目送着“劳斯莱斯”走出我的视线,而耳边传来我的手机悦耳的声音。

  我哭……

  第三次

  我终于发现,相亲绝不是一件省心的差事。你不仅需要面对调查户口般地询问,更可能经受遭到“劳斯莱斯”抛弃和耻笑的痛苦。甚至一辆“东风”都可能给你一个白眼,扯开喇叭留下一团尾气扬长而去。而留给你无尽的苦涩和再次被撕开旧伤的痛楚。

  也许是心不曾死,也许是仅仅出于寂寞,我已经对舅妈的介绍司空见惯、麻木不仁了。对于第三次相亲,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完全没有了以往的矜持和忧郁。我们约在金杨的KFC见面。舅妈陪我前往,我无聊地喝着可乐,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们……

  “来了。”舅妈说。

  一抬头,看见一个中年妇女陪着一个高大魁梧的女孩走近。

  于是,寒暄、介绍、沉默、端详……一切按部就班,而那女孩一直保持着沉默。我比较喜欢安静的女孩子,她看来不错。

  然后舅妈和那个妇女心照不宣地走开了。我想,只有我开口说话了,这样才能不至于冷场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这人是个直肠子,性子比较急,有话喜欢直说。我看你合适,行不行你就给句话。行咱就结婚,不行咱就离婚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第四次

  于是我们就离婚了。上个礼拜是我的第四次相亲。我同事介绍的。我欣然前往。因为是我同事请客。

  呵呵。这个同事很热心,其实是个好事之徒。当我和她匆匆赶到,发现对方已经到了。

  我们相互端详了一会儿,几乎同时爆发出惊叫:

  “是侬啊!大头疯!”“哪能介巧啦!老菜皮!”

  ……

  这是我最快乐的一次相亲,不过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
  第五次

  那是一个感情的低潮。我很庆幸我已经熬了过来。现在的我,静静地品着浓浓的咖啡,对面坐着的是我的第五次相亲。心如止水,波澜不惊。

  “能和你坐在这里,我很高兴。”我说。

  “我也是。”她淡淡地答。

  “说说你的故事吧。”

  “想听哪部分呢?”

  “全部的。从你记事起吧。”

  “我来自一个小镇,上海郊区的一个小镇,小镇很普通,并不繁华……”她开始叙述她的故事,从一个小姑娘开始懂事讲起。她静静地讲,我静静地听。

  她一直是这样。淡淡的,很淡。

  四周很安静。连风也没有,只有咖啡在袅袅升着热气。收音机里轻轻地传出平克·福洛依德的《午后的爱和茶》,伤感的嗓音伴着哀怨的音乐无尽地缠绕在我们周围。

  瞬间我觉得这一切是如此熟悉。眼前的一切在模糊和旋转。仿佛她并没有走远,那依旧是她,她正坐在我的对面,静静地诉说着她的故事。耳边是蓝色的音乐。我觉得,那也是这样一个午后……

  她的故事依然在继续……不同的是她的脸上多了两滴眼泪。故事很普通。那是她的故事,但她说得很认真。我也是用心在听。一时间我有些感动。

  我握住她的手,她动了动,并没拿开。“以后,我还想坐在这里听你讲故事,可以吗?”

  她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点点头。

  看着悲伤的她,我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酸楚。她并不漂亮,很瘦,这使她有些抽泣的肩膀显得更瘦弱。

  “走吧,我介绍我的朋友给你认识!”我想让她高兴起来,我有些后悔让她讲她的过去,打捞起心底的故事,有时是很难的。

  “好。”

  “你一定会喜欢他们的,我保证。”

  “嗯。”她点头。

  老友终于来了,依然是老样子,风风火火。一来他就大呼小叫,跟每个人打招呼,并嘲笑每个人。直到他看到坐在我身边的她,他终于静了下来。遗憾的是,这安静只持续了几秒。

  几秒后,他对我生气地说———

  “大头疯!你太过分了!叫这么难看的小姐!”

  ……

  以上就是我五次失败的相亲。

    >> 返回《华翼网休闲家居》首页
笑过之后,我想哭,结果还是想笑。
我15岁那年,我奶奶也让我相了一次亲,让我中午12:00在电影院门口见面,起初我也是千百个不愿意*)*,不过后来我去的时候才发现,她竟然是我的校友,而我那时正读初三,学习优秀,正在积极申请入团,她读初一,老实说,我当时志向远大,才不甘心这辈子这么快就定了。不过因为我认识她,而她也认识我,所以我就跟她笑笑,而她其实一直朝我甜甜地笑。
老实说,她长得挺漂亮,皮肤很好的样子,因为是第一次,我傻傻地不懂怎开口,想说我的想法,却突然又不忍心起来。
后来她把我引到她家里,她家里人真好,还给我们一人弄了一碗面,里面各自卧了一个蛋,接下来我傻傻地竟然把我的那个蛋吃了,后来我才知道,这个蛋吃了就表示同意这们亲,在这之前,可没人跟我说这事呀。
这事后来一直拖,最终还是没成,因为先头的那个误会,还有我后来考上了市里重点高中,这事就一直搁下来了,我妈其实也很喜欢她,还一直把她当做自己的媳妇来看,而我那时只是一直在支吾,我也搞不明白为什么,一直到后来她家里人给她找了个富裕的人家,而我也上了大学。在我大学期间,每年过春节,她还会带着她的孩子来我们家串门,也就在那时我才向我奶奶问明白,却原来这门亲一开始就是她自己提的,因为她家里人要嫁她,她起初也是不愿意,后来熬不过,就说自己亲自选一个,她家里人看到我后,就同意她了,原来是这样,我奶奶恨很地一直跟我说,你没捻上她,那是你没福气。
我后来竟然一直记得奶奶的那句话,一直到后来我自己也谈过2个大学同学,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,缠绵荡尽,尘埃又落,总觉得不对,最终不了了之。
现在我呆在了国外,前路却迷茫起来,感觉一切都不真实起来了。
唯一一样的是,她每年回家过春节,都会来我家串串门,孩子已经长高了。
  
* 华翼新闻 *
一周热点新闻